seo > 网络杂谈 >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网友投稿

昨日,据新经销独家获悉,雀巢正考虑将在华水业务卖给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7月17日据外媒消息透露,另一啤酒巨头华润啤酒与康师傅参与竞购雀巢旗下的银鹭。
两个消息相继传来,不可谓不重磅!

雀巢作为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从1867年创办到现在,在全球拥有500多家工厂,2000多个全球性或地区性品牌。

据公开资料显示,一直以来雀巢都秉持着“2/3靠收购,1/3靠内部增长”的发展理念。业内也普遍认为,雀巢本身就是一家通过“买、卖”成就的企业。

雀巢准备“自断一腿”?

在饮用水方面,雀巢是全球最大的瓶装水生产商,旗下有包括圣培露和法国巴黎泉水等知名品牌。为了快速切入中国市场,2010年雀巢斥巨资拿下云南大山70%的股权,并于2014年收购剩下30%股权。

虽然云南大山在全国名气不大,但是在云南省内是市场占有率达80%的知名山泉品牌,作为优异水源地的优势给雀巢带来很大的便利。

目前,雀巢水在中国的经营是“两条腿”走路策略,包括进口水和本地化生产水品牌两大板块。前者包括定位高端的巴黎水、圣培露、普娜等进口水,后者是雀巢在中国上海、天津、昆明三个工厂对应的三个品牌,分别为“优活”、“获特满”和“云南山泉”。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虽然此次出售,不确定是否包含了高端水业务,但可以明确的是,本地化品牌-优活,将会被出售。

即使如此,雀巢在中国的水业务变动对国内瓶装水市场影响有限,因为据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瓶装水市场是由农夫山泉、怡宝、景田百岁山握着前三的宝座,紧随其后的还有康师傅、娃哈哈等巨头。

雀巢的水业务不仅仅在中国没有优势,其总体饮用水业务已经连续数年遭遇挑战,查阅雀巢2019年财报可知,去年雀巢旗下饮用水期内实现收入79亿瑞士法郎(约564.5亿元),有机增长0.2%,实际内部增长下滑1.9%。据彭博社分析道,该业务去年的表现为10年来“最差”的一年。

同时,分析雀巢财报还可得知,其中高端水如圣培露、巴黎水和普娜等国际品牌实现了8%-9%的增长,而大众化的产品都有所下降。

这还促使去年年底时雀巢进行了大调整,对饮用水业务进行拆分,雀巢在去年宣布,将在今年把饮用水业务整合到三个地区市场内,但并未透露这三个地区的范围。同时,雀巢饮用水还设立专门的战略业务部,确保全球战略一致性并管理全球核心职能。

而就在今年6月份,雀巢官方通报称发布重磅新战略,“将强化对标志性国际品牌、领先的高端矿泉水品牌的关注,并投资差异化的健康产品,例如功能性水”,明确表示可能会卖掉一些不符合战略方向的饮用水业务。

尤其点名多项北美(美国和加拿大)业务将进行潜在性出售,作为饮用水业务探索战略选择。根据雀巢的通报,其实这里的多项业务,主要指的就是除了要保留的国际品牌之外的区域性泉水品牌,以及包括面向办公室和消费者的饮料送货服务。

而要知道的是,雀巢饮用水每年超过40%的销售来自北美市场。这么看来,雀巢在中国的水业务出售反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根据之前的通报,对巴黎水、圣培露等进口品牌,雀巢水中国对此的定位是打造成“引领进口高端包装水特别是气泡水品类”,未来将向中国市场引进更多巴黎水和圣培露等进口水品牌的新品。

雀巢具体舍弃哪些水业务,我们尚未可知,最终结果尚待观察,新经销将会做持续的跟踪报道。

华润、康师傅“蹚浑水”

至于,华润啤酒和康师傅蹚这趟浑水——参与竞购雀巢旗下银鹭,业内早有雀巢出售银鹭的消息传出。

今年3月份报道称,雀巢聘请摩根大通帮助处理其中国子公司银鹭食品集团出售事宜,出售金额达到约10亿美元。另外,雀巢正在接触潜在的买家,包括中国本土食品饮料公司,达利食品、娃哈哈、统一企业等。不过此后娃哈哈出面进行澄清否认。

银鹭集团成立于2000年,前身是福建厦门市同安区一家村办罐头厂,年可生产各种食品饮料、罐头60万吨,年销售额约54亿元人民币。之后银鹭更是一路亮着“绿灯”飞奔,2011年时银鹭工业园区产值就已经突破100亿。

同年4月份,雀巢获得银鹭食品集团60%股权签署了合资协议,银鹭转身成为了中外合资企业。而在雀巢的助力下发展的银鹭发展非常之快,2013年的时候,银鹭的销售额达到了111亿元,这也是银鹭的巅峰时期。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当时凭借着走亲访友都会带着的银鹭八宝粥和银鹭花生牛奶这两款爆品,一举成为饮料界的黑马。但是13年之后随着安慕希、金典等崛起的冲击,再加上银鹭自身的品牌老化,业绩不断下滑,渠道也不断下沉到三、四线城市。

而2016年,随着雀巢集团在业绩报中指出,银鹭食品的业绩在2016年经历了两位数的下降,拖累了雀巢集团业绩的增长。将银鹭“上架”卖掉的声音首次出现。

但是雀巢高层却对本土品牌银鹭,充分看好并且支持,2017年4月从后者合资伙伴处收购合资公司额外20%股份,又于2018年7月收购剩余20%股份,将银鹭全资持有。

在2017年财报中,雀巢提及中国市场增长转正,该表现则源于银鹭业务的“稳定”,但是另一方面也透露了银鹭的尴尬处境。

2018年7月,雀巢股东之一对冲基金Third Point的掌控者、华尔街激进投资者Daniel Loeb发布公开信要求雀巢在剥离业务上要“更大胆”,点名表示应该剥离银鹭。

在2019财年,银鹭花生奶和八宝粥的销量出现了下滑。雀巢表示,银鹭在2019年下半年及重要销售档期中秋节表现未达预期,加上竞争环境激烈,公司对银鹭的战略、产品组合以及业务计划进行了检视,并据此作了减值处理。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而在今年4月份,雀巢的一季报中,雀巢对出售在华银鹭业务的传言进行了回应,决定对其在华银鹭花生牛奶和银鹭罐装八宝粥业务进行战略性审视,包括出售的可能性,目的是确保银鹭业务的长期增长和成功,而目前由银鹭灌装和分销且增势良好的雀巢咖啡即饮咖啡业务将保留。

雀巢近几年不断的在卖掉一些“夕阳”板块,但是可以看到其发展方向始终在围绕着健康和高端领域,显然出售银鹭花生牛奶和八宝粥业务并不算意外,但是这两块业务有40多亿的规模,国内能够吃下并盘活的饮料和食品企业还真没有几个,具体花落谁家目前还无法下结论。

写在最后:

不管是雀巢卖掉水业务,还是对银鹭业务筹备出售,这种并购扩张抛售止损的模式,卖进卖出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风险性。

但是其实最近几年,外企在中国撤资卖股的情况着实不罕见。就在去年华润雪花以23.5亿港元收购喜力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的全部业务,包括工厂和销售网络。

在进入中国最初的三十年时间里,可口可乐台前幕后一直是品牌管理者的身份,但是2016年可口可乐就爽快的把自己的地盘、瓶装厂等都交给太古与中粮“打理”了。

另外,即使是像肯德基、麦当劳这种快消食品企业发展也遇到压力,两年前,麦当劳把股份卖给了中信,以谋求发展。而肯德基和星巴克遭遇滑铁卢之后相继选择与阿里“合作”。只是,这之后的海外餐饮巨头市场依旧不被看好,毕竟前期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如何成为一个长销的稳定企业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在刚开始的时候,国内市场布局庞大,市场资源也很丰富。众多的外企开始进入到中国市场,为国内市场发展增添了活力。但是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和国家影响力的增强,中国企业也正从以往主要担当资产被收购的角色逐渐变成主要的资产并购方。

这些变化的背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围绕着整个中国消费品品牌的资本时代已经宣告到来了。这些国内快消巨头不会再像以前,推出自有品牌单一的经营发展方式,而是更多元化的经营,通过兼并整合模式来去解决市场问题!

PS:2020年8月24日-26日,由新经销举办的第2020年(第三届)中国快消品大会将在上海震撼开启!两百多位重量级分享嘉宾,3000位快消行业从业人员,16场重磅议题。本届大会将以“数字化新基建”为主题,发掘数字化新基建为行业带来的机遇和启发。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

独家 | 雀巢卖卖卖,在华水业务或被某国内知名啤酒巨头接管